管家婆版主正版四不像-管家婆一句话赚大钱-管家婆一句话玄机全年

媒體報道

陜西日報| 聽,這首觸動心弦的“山歌”——追記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歌詞原作者姚筱舟

作者: 李艷 楊光     時間: 2021-07-16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
陜西日報 2021716日 第13


聽,這首觸動心弦的“山歌”

——追記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歌詞原作者姚筱舟


本報記者 李艷 楊光

唱支山歌給黨聽,我把黨來比母親,母親只生了我的身,黨的光輝照我心……”79日,站在陜西省駐京辦事處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文藝晚會舞臺上,聽到這清脆悠揚的童聲引子,我省歌手任敬的眼睛又一次濕潤了。當天,她動情地演唱了由外公姚筱舟作詞的歌曲、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的姊妹篇《我唱山歌給黨聽》。

我唱山歌給黨聽,幾代人心中的歌,億萬顆赤誠……”正如任敬在歌中所唱的,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時間里,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打動了億萬國人的心。

今年以來,在舉國上下共慶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,祖國的大江南北處處回蕩著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的動人旋律……

當我們通過這朗朗上口、真摯樸實的歌,唱出對黨的禮贊與祝福時,不由得又懷念起這首歌的原詞作者、已故我省陜煤集團銅川礦業(局)有限公司(原銅川礦務局)離休干部姚筱舟。日前,記者走訪了姚筱舟的子女及曾經的同事,探尋他走過的如歌歲月。

1 這支歌,流淌著戰士的熱血

在陜煤集團銅川礦業(局)有限公司家屬院一套普通的兩居室里,我們見到了姚筱舟的女兒姚琴,這里,也是姚老一直居住的地方。

指著墻上鏡框里一張張照片,姚琴將她父親不平凡的一生向我們娓娓道來。

姚筱舟,原名姚明星,19333月出生于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石塘鎮。姚筱舟的祖父在清朝任過知縣,因為父親去世早,是親叔叔一直接濟他。1949年春,在鉛山中學讀書的他深感自己好似一葉孤舟,人海茫茫何處去,因而易名為筱舟。

194955日,鉛山縣解放。當年6月,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政大學第五分校在石塘鎮招生。當時,姚筱舟剛剛從鉛山中學畢業,看到軍校招生,他與數十名同窗好友一道投筆從戎,報考了軍校。

我已經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了!當姚筱舟帶著學校發的肥大軍裝回家告訴母親這一消息時,沒想到,母親卻哭了。原來,姚筱舟的姐姐也報考了這所學校。家里4個孩子,一下就要走兩個,剩下兩個年幼的弟弟(一個10歲、一個6歲),母親一時沒了主心骨。

參加了解放軍,我就有書讀了,我要到外面的世界去闖蕩。姚筱舟這樣對母親說。

3天后,母親終于同意了姚筱舟和他姐姐的決定。臨走時,母親拿出一塊銀圓給他,說了句:你保重就是了,是鴨子是老鷹飛起來看。

淚別母親,姚筱舟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從軍的道路。

軍校畢業后,姚筱舟被分到二野十七軍五十一師政治部擔任民運科干事,隨后赴貴州剿匪。1951年秋,他又隨部隊參加抗美援朝,編入中國人民志愿軍鐵道兵第三師直屬衛生連,任文化干事。

作為連隊里的秀才,他的工作是幫戰士們識字、讀信、寫信,業余時間,還會拉手風琴給戰士們唱歌,活躍連隊氣氛。采訪時,姚琴給記者展示了姚老的一張黑白照片。照片上,年輕的姚筱舟穿著軍裝,意氣風發地拉著手風琴,嘴角和眼神透著一股果敢和堅毅。

戰爭是殘酷的。姚筱舟后來告訴女兒,每天點名時都會問某某在不在,沒人應聲,就代表戰友已經光榮犧牲了。他說,人在那種環境中,已經不知道害怕了……

1954年從朝鮮回來,姚筱舟被批準回鄉探親。都說近鄉情怯,姚筱舟也一樣,站在家門口,他又想起了5年前臨別時母親那雙淚眼……

步入家門,看到憔悴勞累的母親,他竟一下忘了用家鄉話怎么叫媽媽,想了半天,終于長長地叫出了————”。隨后,母子倆緊緊抱在一起,淚濕四目。

如果人生是一支歌,那么,父親的生命之歌里,流淌著戰士的一腔熱血。姚琴說,去年,她還替已過世的父親領取了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紀念章

2 這支歌,流淌著礦工對黨的真情

從朝鮮戰場凱旋后,姚筱舟被分配到原陜西省工業廳商洛石棉礦任干事,1955年秋轉調銅川礦務局擔任宣傳、秘書工作,1956年春調任焦坪煤礦任技術員。

焦坪煤礦位于銅川市印臺區金鎖關鎮,當時,該礦僅有一座平硐小煤窯,年產原煤4萬噸。誰都不會想到,在這里,姚筱舟之前還算順利的人生遇到一個大轉折。

1957年元旦,焦坪煤礦發生瓦斯爆炸,雖然姚筱舟當時不在現場,但作為技術員,他還是受到了撤職并下礦采煤的處分。

據爸爸說,他的工作崗位變了,工資也降了,他一度比較消沉。姚琴說,好在有媽媽的支持,還有礦工兄弟的尊重愛護,爸爸很快恢復了對生活的熱情。

井下的日子里,由于和這群被譽為采掘光明的人的朝夕相處,姚筱舟被深深地感染著。因為焦坪煤礦建立初期的大部分礦工在新中國成立前,都曾在私人的小煤窯中采過煤,昔日的霸王窯讓他們受盡折磨。因此,他們在與姚筱舟的日常閑談中,經常表達出新舊社會對比之下對共產黨的深情與感激。

焦坪煤礦的這些礦工雖然經歷豐富,但大多都沒有文化,姚筱舟便時常替他們書寫家信。許多礦工每次在信尾都要寫上記住黨的恩,好好聽黨的話”“報共產黨的恩,交好公糧給國家這樣的話。

雖然大多數礦工識字不多,但他們源自生活的口頭文學卻極其豐富。姚筱舟也因此記錄下了不少言簡意賅、情真意切、形象風趣的順口溜和歌謠,如黨是媽,礦是家,聽媽的話,建設好自己的家”“舊社會,咱像冬天里的蔥;新社會,咱成了國家主人翁等等。

煤礦工人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人,他們把臟、苦、累留給自己,把光、熱、笑貢獻給國家和人民。這是姚筱舟說過的一句話,正是在和工友們的朝夕相處中,他們彼此間的感情得以不斷升華。

父親生前常說一句話,是焦坪煤礦一線的礦工給了我靈感。他身在基層,工作在一線,與來自五湖四海的礦工們廣泛接觸,心靈時時刻刻都受到強烈震撼!姚琴說。

詩言志。當姚筱舟濃烈的情感需要表達時,他拿起筆開始寫詩,并把全部感情都融進了詩里。

3 這支歌,流淌著群眾的心聲

由于對詩歌的喜愛,再加上所得稿費可以貼補家用,姚筱舟便開始寫稿投稿,像《陜西文藝·總路線詩傳單》《陜西日報》等,甚至家鄉的《江西日報》他都投過稿。最多時,一個月的稿費就有20多元。

父親說,那是1958年初春的一個寒夜。那一年,他25歲。在銅川礦務局焦坪煤礦工房的煤油燈下,他以焦坪煤礦諧音的蕉萍作為筆名,一口氣寫下3首小詩,其中,就有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。姚琴告訴記者。

1958年,《陜西文藝·總路線詩傳單》最早刊發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。1962年,遼寧省春風文藝出版社將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編入《新民歌三百首》。

彼時,身在沈陽當兵的雷鋒看到這首詩,便將其抄錄在自己的日記里。還因為感同身受,雷鋒第一時間將原作中的母親只能生我身改為母親只生我的身,將黨號召我們鬧革命改為共產黨號召我鬧革命。小小的幾處修改,可謂神來之筆。

雷鋒同志因公殉職后,1963年毛澤東主席題詞向雷鋒同志學習,學雷鋒活動迅疾在全國火熱展開。伴隨《雷鋒日記》的出版,其中題為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的小詩也引起了時任上海音樂學院教師、音樂家朱踐耳的關注。他特意把這首詩譜成了通俗易懂、朗朗上口的山歌風味曲調,并最早由上海歌舞劇院的歌手任桂珍演唱。同一年,正在上海音樂學院深造的藏族女歌手才旦卓瑪偶然聽到這支歌,飽含深情的歌詞打動了才旦卓瑪這個農奴女兒的心,她找到老師王品素請求演唱這支歌。才旦卓瑪以自己的真情打動了王品素,王品素不僅逐字逐句為才旦卓瑪講解歌詞,甚至請來朱踐耳為她指點。后來,才旦卓瑪演唱的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一經廣播電臺播放,很快就家喻戶曉、傳遍大江南北,獲得空前成功。

當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這支歌在全國到處傳唱之時,“蕉萍依然像一棵無名小草,默默無聞。時至1963年秋,朱踐耳意外得到了詩原作者的線索。經過千方百計打聽后得知,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的原作者蕉萍,是陜西省銅川市焦坪煤礦的職工。于是他第一時間給當地發去信函,想通過組織渠道向焦坪煤礦黨委了解事情真相。

時任焦坪煤礦黨委書記趙炳儒收到朱踐耳的來信后,也曾召開支部大會詢問查找蕉萍,但臺下無人應聲。直到第二天有礦友向趙炳儒報告,礦上技術員姚筱舟用過蕉萍這一筆名。于是趙炳儒當即把姚筱舟叫到辦公室詢問。姚筱舟起初不知事情原委,一度不敢承認,當他得知是朱踐耳想尋找歌詞原作者后,最終點頭承認。

當姚筱舟從趙炳儒手中接過朱踐耳的來信時,瞬間百感交集、思緒萬千,第一時間就認真回信,詳細向朱踐耳說明了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這首詩寫作和發表的全過程。

于是,從1964年起,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這支歌才正式注明詞作者的真實姓名。

4 這支歌,流淌著一名黨員對黨的無比忠誠

在后來的歲月里,姚筱舟筆耕不輟。

姚筱舟被我們譽為礦工詩人,他在銅川礦務局焦坪煤礦工作了28年,寫下近200篇詩歌、散文。其中歌曲《星星啊,星星》榮獲1984年煤鄉音樂會優秀獎,并被電視藝術片《烏金花》選為插曲之一。《一杯茶,一杯酒》被原煤炭部拍攝的電視片《礦工,祝你幸福》選為插曲。他被吸收為中國作家協會陜西分會會員;1984年春,他被吸收為陜西省詩詞創作研究會會員,并被選為理事;1990年,被推選為銅川市文聯副主席……他努力書寫佳作,為人民而歌的行為感染、帶動了身邊很多年輕人。與姚老共事、如今已年逾七旬的銅川礦務局礦工報社編輯部原主任周俊生說。

199759日,在姚筱舟的記憶中這天是一個特別值得紀念的日子。當晚8時,他珍藏在心里34年的企盼定格在上海市南京路上海電視廣播大廈”4樓演播廳舞臺上。應東方電視臺之邀,姚筱舟前往參加第17屆上海之春音樂會開幕式。演播現場,導演與主持人精心為他安排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環節:他在現場見到了作曲家朱踐耳和已成為著名歌唱家的才旦卓瑪。在雷鳴般的掌聲和相機閃光燈包圍下,3人忘情擁抱,緊握的手久久未能松開……

伴著火熱的創作激情,姚老心中一直有個未竟的心愿——加入中國共產黨。

2018年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姚筱舟曾說,他從1949年參軍那一天,就渴望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51年奉命入朝參戰時,他寫下了第一份入黨申請書。但是因為家庭出身的影響,他的入黨夢一做就是50年。這50年里,不管經歷多少坎坷,他的初心從未改變,努力從未停止。

2001626日,對于姚筱舟而言,是他人生中最為高興的一天。這天,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
據姚琴回憶,那天,爸爸專門把4個子女叫到一起,在家里舉行慶祝家宴。我終于是黨員了!說這句話時,68歲的姚筱舟高興得像個孩子,眼里溢滿了激動的淚水。我這一輩子很坎坷,但在黨的領導下,我過得很幸福。我用自己的知識為大家寫歌詞,讓廣大群眾更加了解共產黨,發揮了自己的作用,我很欣慰。

在姚老生命的最后幾年,他還有個心愿,就是再創作一首詩歌給黨聽。為了滿足老人的心愿,身邊親友聯系到了青年作曲家祝云英老師,經過二人合作,最終創作出了《我唱山歌給黨聽》,并由銅川籍歌手任敬演唱。

小時候,我在焦坪就一直有個夢想,要唱外公寫的歌。外公曾說:一個人首先要愛黨、愛自己的家鄉。現在進入新時代,你也愛唱歌,爺爺就給你再寫一首歌,叫《我唱山歌給黨聽》,這個我字代表了每一位中國人。所以未來,我一定爭取更加用心、用情地把這支歌在更多的舞臺上唱響,繼續傳承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的紅色精神,讓更多人知道外公對黨和祖國的大愛!任敬表示。

2019年,姚筱舟因肺網狀、腦梗等疾病引起的并發癥住院,彌留之際,他把子女叫到跟前平靜地交代:我去世的時候,你們一定不要哭,一定要給我唱歌……”

如今,爸爸已離開我們近兩年了,但是他的話一直影響著我們。姚筱舟的兒子姚虹說,爸爸說,不管一個人怎樣被歷史的旋渦打磨,但都不應該放棄希望與追求,要勇敢地面對人生,揚起自己的生命之帆。

如今,當我們唱起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時,依然會想起姚老的話語:作為一名煤礦職工,我只要一息尚存,就要像礦工那樣去流咸澀的汗,走艱辛的路,寫開拓者的歌……


上一篇:中國煤炭報 | 陜西煤業強化成本管理 下一篇:陜西日報| 煤礦企業智能化步入加速期
诸葛亮高手论坛883885-诸葛亮心水论097788-诸葛亮论坛097788-诸葛亮论坛59555-47455z诸葛亮论坛 诸葛亮高手论坛883885-诸葛亮心水论097788-诸葛亮论坛097788-诸葛亮论坛59555-47455z诸葛亮论坛 金神童高手论坛174555-金神童高手网6048888-金神童503888-st6h神童网单双四禽-st6hcom神童网资料区 金算盘高手论坛888449-金算盘www49819com-金算盘www49829com-金算盘玄机料49819-香港金算盘高手论坛 诸葛亮高手论坛883885-诸葛亮心水论097788-诸葛亮论坛097788-诸葛亮论坛59555-47455z诸葛亮论坛 香港六和神高手论坛-香港六和宝典图库-香港六和合资料网站